第三届CAFAM双年展跨地域对话会
Multi-location Negotiation

何为“活性的公共空间“


2016年6月13日,第一场以“活性的公共空间”为主题的对话会在广州美术学院展开。这是第三届CAFAM双年展在实验性的组织机制上所采取的又一项颇具实验意味的行动,该行动在全国五座城市展开,以开诚布公的态度来面对完全未知的种种“想不到”的提问和质疑。正如第一场对话会上频频谈及的,这种展览组织方式所引起的社会兴趣有多大,它所面临的压力和结果的危险性也就有多大。然而,这不仅并非本届双年展所逃避的,反而将整个过程的意义融入其中。

此次“跨地域对话会”的行动团队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学术部主任王春辰以及本届双年展协调员高高组成,第一站邀请博尔赫斯书店艺术机构和录像局负责人陈侗及中山大学教授冯原作为对话嘉宾,并由广州美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担任主持。现场听众除了对展览及讲座题目感兴趣的广州美院师生之外,还包括希望借此机会有所交流的当地各美术馆及其它艺术机构的同仁。

关于“公共空间”,王璜生馆长指出,知识分子界长时间以来对它的讨论非常之多。但就当下而言,怎样的行动能够激发出它巨大的能量和活力,真正形成与社会、公众之间的互动?这是这届双年展以“空间”为主题的出发点,也是本次对话将“公共空间”定性为“活性的”一种思考。

在现代艺术史发展的过程中,王璜生馆长认为,有很多重要的时期或事件都表现为艺术家对“空间”的“争取”。从“星星画展”对“公共展示空间”的寻求,到1989年“现代艺术大展”对美术馆空间的争取。而当开放的公共空间并不那么容易获得时,他们便开始对异类空间的追寻。1989年之后,中国现代艺术又走向了“地下艺术”、“公寓艺术”或“野外艺术”。艺术家个人在“空间”上的寻求,对中国现代艺术的发生,起到了重要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他指出中国的艺术机构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以广东在90年代末异军突起的几家美术馆为例,他认为1997年是中国文化机构转型的重要年份。

回到双年展对“空间协商”的提出上来,王璜生馆长表示,虽然“空间”在体制的运作、权利的控制等问题上一直被提出、怀疑、批判、消解。但央美美术馆作为一个公共机构,希望通过对空间的讨论和协商的方式,打开当下艺术与文化更为开放的姿态。

广州美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认为,以2000年上海双年展为标志,当代艺术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当走进官方的美术馆空间不再是问题的时候,空间的多元则体现在了异类空间、民营空间等,这与之前80、90年代对空间的寻求并不是对抗的关系,而是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冯原指出,这次央美美术馆双年展的尝试,是以完全开放的姿态打破所有条条框框的束缚。以此初衷为背景,对“空间”的思考应该是超越艺术的立场的。以人类文化的发展为脉络,从人与自然的关系来思考,他将对“空间”认识的发展划分为地质学维度、地理学维度、历史学维度、“空间”与人的政治学关系以及当下对“公共空间”的思考。通过“公共空间在什么条件下产生”的问题,他引入斯坦福大学教授莫里斯的观点,将人类社会对平等的争取和暴力的拒绝理解为“公共空间”产生的必要条件。

对于中国现当代艺术而言,必须要面对“把控公共空间的权利”,他认为改变空间本身就意味着对“支配空间的权利”的消解,所以艺术家的工作就是在空间当中主动实验,这也是他对“活性的”公共空间的理解。

对话进行的当下,时代美术馆正在开放“三角洲行动之大尾象”的展览,博尔赫斯书店艺术机构负责人陈侗以此为例,说明当代艺术已经习惯于去改造空间和寻找替代空间,这种想法实际上是反美术馆的。同时,他也提出一个问题,即我们今天讨论艺术和策展“民主化”的范围有多大,我们所面对的公众是谁?

因此,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组织的这次展览来看,在打破既定的策展人制度的同时,展览最终所开放的对象即“公众”的人群究竟包括哪些人,能否实现最大化,是否会回到艺术的小圈子?这些既是他抱有疑问的,也是他所期待的。

关于艺术家对美术馆的反抗,胡斌补充道,我们试图在建立一种美术馆体制的同时,也在反美术馆,即我们一边建立标准的“白盒子”,一边又在不断地破坏它。这其中有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当一些本来拥有原初创作环境的艺术进入到美术馆的空间之后,它是否还是原来的东西?

针对“第三届CAFAM双年展”提出“空间协商”的概念,学术部主任王春辰认为,对“公共空间”的开放实际上就是取缔美术馆在空间把控和决策上的权力。即便美术馆并非能够最有效地解决问题的场所,它的功能也绝非仅仅在于展示几件作品。对此,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提出了“思想实验室”的概念,这是对大学美术馆的重新界定。

通过对世界各地美术馆的走访,他也发现各地美术馆均呈现出“开放性”和“非艺术化”的特点。美术馆已经不再是判断一个事物“是否为艺术”的场所,而是成为个体或群体实现梦想、创想或其它诉求的地方,这是美术馆空间所谓“开放性”、“活性”的当下含义。

作为第三届CAFAM双年展的协调员,高高介绍了双年展在征集方案、公开协商以及展览呈现等环节上的具体实现方式。她指出,这是一种操作机制上的实验,所有的环节既是开放的,也是充满未知的。同时,她也解释了展览副标题“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所包含的意味,希望参与的公众在提交方案时能否受此引导,提交出让人“没想到的”出乎意料的方案作品。

本次“跨地域对话会”将第一站设在广州,对与珠三角地区具有典型性的艺术生态的对话充满期待。不仅嘉宾之间产生了精彩的碰撞,现场听众也提出了极具挑战性与建议性的问题。

如有观众对本届双年展的实现方式提出疑问,“展览最终还是回到美术馆的空间去展示,是否是对‘活性’的一种背离”,王璜生馆长解释“活性空间”的更大意义在于激活自身,是对美术馆空间已经存在的多种制度和认识上的“惰性”的抵制。同时,展览最终是否会有美术馆以外的其它空间被激活使用,则会根据收到的方案情况去协商;另有观众对展览理念提问,“预期公众走进美术馆去实现某种诉求,是否有引导公众成为艺术家的意图”,对此,王春辰回应,展览并不意图引导公众成为艺术家,同时也不引导公众去讨论进入美术馆的方案是不是艺术的问题。

在对话以及提问的逐渐深入中,观众还提出了“以实现方案作为最终环节是否会产生对方案的束缚”、“跨地域对话会的地点选在几个美术学院,是否说明征集对象还是没有跳出艺术圈的范围”以及“如何看待到美术馆空间去闲逛的公众”等问题。在本届双年展尝试通过对话、“协商”来“激活”空间、思想的意义上,第一场对话无疑已经在“过程”上使其得到了充分的实现。

尹冉旭/文
刘希言/图